欢迎来到百安鼎盛! 全国热线:4000125992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保安占公路特殊通道违规收费5年无人管

时间:2014-10-28 10:40:07 点击:

保安从卡车司机手中接过“买路钱” /晨报记者 肖允

□晨报记者 李东华

“要想打这过,留下买路财”,这一幕公然发生在浦东 S20外环线江东路道口。这一原本用于抢救、抢修车辆及时进入外环而设的专用道口,却成为上海外环隧道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多名保安的发财道口,只要给钱,本不应通行的社会大型车辆便可通行无阻。

令人不解的是,如此明目张胆的违规收费,竟然已存在5年之久,期间为何没人管?钱又都进了哪些人的口袋?为此,晨报记者先后6次前往探访。

外环江东路口保安设卡

何师傅是一名厢式货车司机,接了笔浦东三岔港一厂子的活,需驾车从江心沙路荣元码头上外环后将货物拉往外地。上月,何师傅在同行的指点下,得知在江东路附近有个特殊的“口子”,可直接上外环,能少跑数公里,且省时20多分钟。而正常上外环则需从外环凌海路道口驶入,相比江东路特殊“口子”,要多跑4公里地面道路,路窄大车多,差不多要30多分钟。”

次日,按照同行给出的路线,何师傅从江心沙路出发,10多分钟后便找到了江东路这个口子,但当他驾车想经此进入外环时,却被保安拦了下来,要收10元买路钱。尽管一百个不情愿,何师傅还是交了钱,在他看来算经济账也是划算的,因为可省下25元油费。不过,交钱后保安却给不出任何收据。

“每天那么多车经过,不知道他们一天可以收多少钱。”何师傅说,尤其6点至8点高峰时段车子都是排队通过。“这是在违法,而且大车突然从没有指示牌的特殊口子驶入快速行驶的外环,很容易与其他车辆发生碰撞。”

路口禁行标志形同虚设

根据何师傅所说的地址,记者驾车沿外环线附近找寻一遍后,一时却没能找到何师傅所说的“收费口”。向兴农村路边一小店老板打听,老板对保安私收“买路钱”很是清楚。“收钱这事已经是个公开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也没人管。”老板说。记者再次询问了两位居民,对于有“捷径”可上外环一事,居民均表示知道,还特意强调,“小车不收钱,大车要收。”记者随后在居民指引下,辗转在江东路-崇景路交汇处找到了这个特殊的“口子”。

“口子”约8米宽,安装有起落道杆,一名穿着淡蓝色保安服的男子在值班看守。“口子”的另一侧就是外环线浦东方向,离外环线隧道出口约150米,在“口子”的两侧立有明显的行人、非机动车、机动车禁行的标志,同时缺口的另一侧立有“特殊车辆及有通行证车辆除外”的标志。

虽然是禁行路口,有道杆和保安把关,但全都形同虚设,其中一根道杆升至30度左右,小型车辆随意通过。大型卡车通过时,则必须经保安许可。

7点45分许,保安升起道杆,让一辆道路清障车驶进外环,此时紧跟在清障车后面的红色沪牌集卡试图快速跟进闯关,但就在靠近道杆仅1米的位置,保安果断放下了护栏。司机随即摇下了车窗,面带笑容拿出10元钱伸向车窗外,保安快步靠了过去,迅速从司机手上接过纸币,在将纸币放进口袋的同时,熟练地操控着遥控器,道杆几乎同时升起,司机随即驾车通过“口子”进入外环。

在随后短短1分钟里,又有3辆大型卡车经此进入外环,2辆大型卡车由外环借此进入江东路,每个司机与保安都心领神会,车子一靠近“口子”就主动掏钱,保安立即放行。不过,记者注意到,保安的收费标准并非统一,有些是10元,有些是5元。

10名司机8人交钱“借道”

为何明知道保安收费不合理,司机们仍愿自掏“买路钱”?带着疑问,记者对附近的道路环境进行了走访。江东路崇景路地处外高桥港区,周边有着多个大型厂区及港口,还有多家大型物流公司,每天聚集大量大型车辆。而离此最近的外环线入口是凌海路上匝口,离该“口子”约3公里,且道路较窄。

记者来到凌海路外环上匝口,发现不仅上匝口聚集大量大型卡车排队上外环,连附近数百米路段均异常拥堵。

附近一家物流公司司机何师傅向记者介绍,他在此进进出出已有5年多,具体什么时候开始有人收钱已记不清了,印象中一直都是这样,有时他一天来回四五趟,保安也眼熟了,每次他都只付5元。“如果到凌海路上外环,油费可能还不止5元钱,且凌海路每时每刻都在堵,所以也愿意花这个钱。”

沿途记者先后与10名卡车司机进行了交流,有8人表示曾付过“买路钱”,还有两人几乎每天都从江东路上外环。其中一名河南籍司机还称,第一次被保安拦下要收钱时,他还跟对方吵了一架,认为私自收费是非法行为,也向相关部门投诉过,但也没见有效果。

司机欲冲卡,保安挡车前

保安值勤时,偶尔也会出现“关门”不及时的情况,有的大车便趁机“偷溜”。记者曾在现场看到,两辆警车进入江东路并驶远后,一辆蓝色半挂车看到道杆升起,司机踩着油门就想趁机进入外环。保安回过神时,车头已过了道杆位置,眼见无法降下道杆,只见保安两个大跨步,直接站到了半挂车的车前,司机一个急刹,车子停下时车头离保安的身体已不足30厘米。接下来司机与保安开始互骂。仅半分种左右,路口两侧积压的车辆就超过了7辆。最终还是半挂车司机做出了让步,将车辆退回。

[记者调查]

保安能收多少“买路费” 20分钟18车次付“买路钱”

8点整,宽约4米的江东路上已是车来车往,非常热闹,大型卡车更是一辆接着一辆,而最忙碌的身影就是在车流中来回穿梭的保安,偶尔想停下来喝口水也是匆匆忙忙。

附近路人介绍,上午该时段是大型车辆出行的高峰期,那么在这个高峰期间,保安到底可以收到多少“买路费”?对此,记者详细观察了20分钟。

在8点10分至8点30分共20分钟时间内,有14辆大型卡车付钱通过进入外环,4辆付钱由外环进入江东路,其中记者能清楚看到司机支付金额面值为10元的就有10车次,面值为5元的有3车次;按18车次算,在这短短的20分钟时间里,保安收进的“买路钱”至少140元。

这段20分钟的观察也证实了何师傅的说法,保安对于所收取的“买路费”未给出任何收据或发票。

“口子”的一旁建有一个简易岗亭,岗亭外部并未见到有标明的使用单位名字,保安在忙碌一段时间后,会偷闲进入岗亭,在吸口烟喝口水之余,还不忘对口袋里的纸币进行清点叠放整齐。

为何能够长期存在 保安时刻警惕,与民警玩捉迷藏

暗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保安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离该“口子”不远处就是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时不时就会有警车经此路过,而每当有警车出现时,保安均会停止收费的行为,或等警车离开后再次行动。

8点40分许,浦东新区分局一辆值勤警车突然来到现场,靠右停车后,民警下车快步走向这名保安,边走还边向保安提出质问:“你敢私自收费?”此时保安反应也十分迅速,急忙伸出两手,笑着称“没有,没有。”

随即,该名保安俨然一副交通协管员的形象,开始指挥路口交通,接下来民警在场的10分钟内,收费活动完全停止,并且阻止了所有大型车辆从此处进入外环。

一旦有陌生人靠近“口子”,保安同样疑心重重。记者曾多次以路人的身份走到岗亭位置,试图更近距离观察,但这时,保安都会直接叫停要过往的大车,许多司机无奈只能绕道离开。

仅个别保安行为吗4名保安均收钱,每人或月入5000元

保安敢于私自收钱,这是个人行为还是普遍现象?为了更准确地了解实情,在连续两周的时间里,记者先后6次来到江东路进行探访。6次探访,记者分别在早上6点至9点,上午10点至11点,下午2点至6点,晚上8点至9点,四个时段进行观察。

结果发现,无论是晴天,还是刮风下雨,保安都“坚守岗位”,严格执行着“小车任意过,大车收小费”原则。其间,记者先后看到4名保安收取“买路钱”。

早上6点至9点是卡车进入外环的高峰期,记者在观察过程中计算,每小时保安可基本收得20车次的“买路钱”,上下午平均每小时也有6至10车次。除去晚上9点至第二天早上6点的时段,按最低的收费标准,及最少的车次计算。每天该“口子”产生的“买路费”最低为:20×5×3+6×5×15=750元。一个月按30天算,每月可得22500元,4人平分,每人也可得5000余元。

[对话保安]

“碰到大车就收点,随便司机给”

在其中一次探访过程中,记者以等人为借口,与当天值班的保安进行了短时间对话,该保安向记者透露了收买路钱的内幕。

记者:你们这活也挺辛苦的,收入应该挺高吧?

保安:(笑了笑,拒绝了记者递过去的烟)我们拿的是上海最低标准的工资,每个月2000块钱左右,每天两班倒,做一休一,天天在这里吸尾气,你说辛苦不辛苦。

记者:为什么小车不收钱,大车要交10元,这是谁定下的规矩?

保安:这个口子本来只能通行特殊车辆,为方便附近居民,现在小车也让过了,不收钱,碰到大车我们就收点,按我们私下的规定应该统一都收10元的,但有时候一些车子进进出出几趟,那给5块也可以了,随便司机给,我们也不主动问。

记者:你们属于哪家公司?这算不算是公司默许的“补贴”?

保安:我们属中心的(上海外环隧道管理中心)。

记者:收费的收入比工资高吧?

保安:(看了看记者,并笑了笑,选择了沉默)

[公司回应]

私收费难抓证据

该道口难以管理

此“口子”为何存在?保安私自收费的现象已存在了多久?为何没人管?正对着该路口约20米远就是上海外环隧道公司的办公大楼,在大门口处挂着“上海外环隧道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复兴隧道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两块牌子,大门口的监控探头正对着保安收钱的“口子”。当记者表明身份后,一名外环隧道管理中心的李经理接待了记者。

李经理介绍,该缺口是在外环隧道建设之初就已留下,有着“特殊”功能,已有十年左右时间。当初是考虑方便如发生事故等特殊情况下,抢救、抢修车辆可及时进入外环。

“虽然现在这个口子是归到我们来管,但我们接手的时间不长,才几个月时间。”李经理坚称,自己不知道保安在私自收费,而且强调如果发现保安有私自收费的行为,发现一个开除一个。

李经理还称,我们是公司运作,不可能允许私自收费这种行为的存在,但如果是保安私下偷偷收费的,公司要抓证据也挺难。

此后,李经理还讲述了接手管理该“口子”后,矛盾重重,认为是相关的执法部门无作为,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路口牌子都竖得很清楚,但根本就不可能严禁得了普通车辆进出,我们也曾想严格管理起来,为此我们的保安被打过,护栏也不知道被撞坏了多少。”李经理表示,私收费的情况公司会进行调查,同时也希望相关部门能找出合理的方案解决该口子的车辆进出问题。

保安从卡车司机手中接过“买路钱” /晨报记者 肖允

□晨报记者 李东华

“要想打这过,留下买路财”,这一幕公然发生在浦东 S20外环线江东路道口。这一原本用于抢救、抢修车辆及时进入外环而设的专用道口,却成为上海外环隧道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多名保安的发财道口,只要给钱,本不应通行的社会大型车辆便可通行无阻。

令人不解的是,如此明目张胆的违规收费,竟然已存在5年之久,期间为何没人管?钱又都进了哪些人的口袋?为此,晨报记者先后6次前往探访。

外环江东路口保安设卡

何师傅是一名厢式货车司机,接了笔浦东三岔港一厂子的活,需驾车从江心沙路荣元码头上外环后将货物拉往外地。上月,何师傅在同行的指点下,得知在江东路附近有个特殊的“口子”,可直接上外环,能少跑数公里,且省时20多分钟。而正常上外环则需从外环凌海路道口驶入,相比江东路特殊“口子”,要多跑4公里地面道路,路窄大车多,差不多要30多分钟。”

次日,按照同行给出的路线,何师傅从江心沙路出发,10多分钟后便找到了江东路这个口子,但当他驾车想经此进入外环时,却被保安拦了下来,要收10元买路钱。尽管一百个不情愿,何师傅还是交了钱,在他看来算经济账也是划算的,因为可省下25元油费。不过,交钱后保安却给不出任何收据。

“每天那么多车经过,不知道他们一天可以收多少钱。”何师傅说,尤其6点至8点高峰时段车子都是排队通过。“这是在违法,而且大车突然从没有指示牌的特殊口子驶入快速行驶的外环,很容易与其他车辆发生碰撞。”

路口禁行标志形同虚设

根据何师傅所说的地址,记者驾车沿外环线附近找寻一遍后,一时却没能找到何师傅所说的“收费口”。向兴农村路边一小店老板打听,老板对保安私收“买路钱”很是清楚。“收钱这事已经是个公开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也没人管。”老板说。记者再次询问了两位居民,对于有“捷径”可上外环一事,居民均表示知道,还特意强调,“小车不收钱,大车要收。”记者随后在居民指引下,辗转在江东路-崇景路交汇处找到了这个特殊的“口子”。

“口子”约8米宽,安装有起落道杆,一名穿着淡蓝色保安服的男子在值班看守。“口子”的另一侧就是外环线浦东方向,离外环线隧道出口约150米,在“口子”的两侧立有明显的行人、非机动车、机动车禁行的标志,同时缺口的另一侧立有“特殊车辆及有通行证车辆除外”的标志。

虽然是禁行路口,有道杆和保安把关,但全都形同虚设,其中一根道杆升至30度左右,小型车辆随意通过。大型卡车通过时,则必须经保安许可。

7点45分许,保安升起道杆,让一辆道路清障车驶进外环,此时紧跟在清障车后面的红色沪牌集卡试图快速跟进闯关,但就在靠近道杆仅1米的位置,保安果断放下了护栏。司机随即摇下了车窗,面带笑容拿出10元钱伸向车窗外,保安快步靠了过去,迅速从司机手上接过纸币,在将纸币放进口袋的同时,熟练地操控着遥控器,道杆几乎同时升起,司机随即驾车通过“口子”进入外环。

在随后短短1分钟里,又有3辆大型卡车经此进入外环,2辆大型卡车由外环借此进入江东路,每个司机与保安都心领神会,车子一靠近“口子”就主动掏钱,保安立即放行。不过,记者注意到,保安的收费标准并非统一,有些是10元,有些是5元。

10名司机8人交钱“借道”

为何明知道保安收费不合理,司机们仍愿自掏“买路钱”?带着疑问,记者对附近的道路环境进行了走访。江东路崇景路地处外高桥港区,周边有着多个大型厂区及港口,还有多家大型物流公司,每天聚集大量大型车辆。而离此最近的外环线入口是凌海路上匝口,离该“口子”约3公里,且道路较窄。

记者来到凌海路外环上匝口,发现不仅上匝口聚集大量大型卡车排队上外环,连附近数百米路段均异常拥堵。

附近一家物流公司司机何师傅向记者介绍,他在此进进出出已有5年多,具体什么时候开始有人收钱已记不清了,印象中一直都是这样,有时他一天来回四五趟,保安也眼熟了,每次他都只付5元。“如果到凌海路上外环,油费可能还不止5元钱,且凌海路每时每刻都在堵,所以也愿意花这个钱。”

沿途记者先后与10名卡车司机进行了交流,有8人表示曾付过“买路钱”,还有两人几乎每天都从江东路上外环。其中一名河南籍司机还称,第一次被保安拦下要收钱时,他还跟对方吵了一架,认为私自收费是非法行为,也向相关部门投诉过,但也没见有效果。

司机欲冲卡,保安挡车前

保安值勤时,偶尔也会出现“关门”不及时的情况,有的大车便趁机“偷溜”。记者曾在现场看到,两辆警车进入江东路并驶远后,一辆蓝色半挂车看到道杆升起,司机踩着油门就想趁机进入外环。保安回过神时,车头已过了道杆位置,眼见无法降下道杆,只见保安两个大跨步,直接站到了半挂车的车前,司机一个急刹,车子停下时车头离保安的身体已不足30厘米。接下来司机与保安开始互骂。仅半分种左右,路口两侧积压的车辆就超过了7辆。最终还是半挂车司机做出了让步,将车辆退回。

[记者调查]

保安能收多少“买路费” 20分钟18车次付“买路钱”

8点整,宽约4米的江东路上已是车来车往,非常热闹,大型卡车更是一辆接着一辆,而最忙碌的身影就是在车流中来回穿梭的保安,偶尔想停下来喝口水也是匆匆忙忙。

附近路人介绍,上午该时段是大型车辆出行的高峰期,那么在这个高峰期间,保安到底可以收到多少“买路费”?对此,记者详细观察了20分钟。

在8点10分至8点30分共20分钟时间内,有14辆大型卡车付钱通过进入外环,4辆付钱由外环进入江东路,其中记者能清楚看到司机支付金额面值为10元的就有10车次,面值为5元的有3车次;按18车次算,在这短短的20分钟时间里,保安收进的“买路钱”至少140元。

这段20分钟的观察也证实了何师傅的说法,保安对于所收取的“买路费”未给出任何收据或发票。

百安鼎盛

Baiandingsheng

百安雇佣

Baianguyong

会员服务

Huiyuanfuwu

AHE成员

Baianchengyuan

其他服务

Qitafu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