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安鼎盛! 全国热线:4000125992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安内讯
百安内讯

百安内讯

社区保安地铁口接送路人风雨无阻

时间:2015-05-12 08:35:48 点击:
社区保安地铁口接送路人风雨无阻

4月22日,万源街地铁口A口,高维峰(右)正在为行人指路。

社区保安地铁口接送路人风雨无阻

高维峰和他的人力三轮车。本版摄影 新京报记者 程媛媛

  【榜样说】

  “雷锋行动”的初衷是想唤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免费指路、接送只是千万种形式中的一种,给陌生人一个温暖的眼神,多一句问候,社会就少一些冰冷和机械。——高维峰

  “不好意思,睡过头了。”高维峰匆匆将一辆人力三轮车停靠在亦庄线万源街地铁站A口,有些尴尬地说,上完夜班不小心眯着了。今年4月22日,是他在地铁口免费指路接送路人两周年的日子,而这也是他两年来第一次“迟到”。

  “你要多少钱?”这是高维峰开始“雷锋行动”以来被问最多的问题。他微笑着指向有些破旧的招牌,“免费接送2公里之内的顾客”,不收钱。年过半百的高维峰穿梭在万源街与文化园两个地铁站,每天两小时,风雨无阻。

  玩笑话“学雷锋”却成真

  2013年4月初,来自山东滨州的高维峰在鹿鸣苑小区谋得保安一职,迷上武术后花600元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常常骑车去公园偷学武术。每当同事和保安队长问起去哪里时,高维峰总是开玩笑说“去学雷锋啊”。

  高维峰路过地铁站偶然听到摩的要价10元,而路程只有200米。“不可思议,指一指路就可以了。”高维峰凭着自己对附近路线熟悉,萌生了义务助人的念头。

  征求保安前辈老孙的意见后,高维峰找来一块纤维板,用毛笔写上“雷锋行动,免费接送两公里之内的顾客”。两公里,正好是市区公交两站地的距离,也是地铁站间距的顶峰值。

  4月22日,恰逢地球日,下午3点下班后,高维峰来到文化园地铁站A口,他满怀期待地等候着。“因为好奇,许多人来围观‘招牌’,但没人坐车。”下午5点,高维峰收拾起牌子准备返回。此后,“雷锋行动”的时间固定为每天两小时。

  文化园站与万源街站相邻,距离不过2公里,高维峰采取两站轮换制,两年下来,地铁工作人员、早餐摊贩和黑摩的司机对他已非常熟悉。

  空等五天终于“开张”

  “他在那儿一站就是几小时,平时也不爱和人聊天。”万源街地铁站一名工作人员说,下雨时,高维峰就到地铁高架轨道下躲一躲。

  “这是个经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人情味太淡。”高维峰称自己拉三轮为“练摊”,“练摊”开始前三天,高维峰几乎想放弃。

  许多乘客投来将信将疑的目光,看一眼便匆匆离开,一些人会问路但不敢上车,而有的人宁愿跟着车走也不愿上车。“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等到乘客。”高维峰不甘心,延长了10分钟,但仍没人上车,时间推迟了好几个10分钟,还是空无一人。

  5天后,两个少女坐上了高维峰的三轮车,“她们很激动,不停拍照。”对于高维峰而言,4月27日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要不是她们上了车,我真的可能放弃。”

  高维峰穿着不修边幅,加上三轮车有些破旧,许多人以为他是“骗子”。但他仍默默坚持着每天两小时。

  几个月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问路,高维峰在招牌上用红笔添上了“指路”。

  “事归事,人归人,你们可以宣传事,但不是我。”高维峰在地铁口接受采访时不停强调,期间一男子过来问路,“中冀大厦怎么走?”

  “坐地铁到荣昌东街站下车,出地铁A口,红绿灯左拐,到荣华南路交会处。”高维峰熟稔地回答。

  高维峰回忆前年冬季的一个夜晚,男女老少一行8名游客向高维峰走来,“走累啦,送我们去圣坤吧!”一个小三轮要拉8个人,他顿时有些苦恼,后来乘客提出“光拉孩子”,孩子们一一爬上车,两位母亲跟在车后,推着车狂奔,逗得孩子们笑声飞扬。

  “孩子们的欢笑声让我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意义。”高维峰说,有时在路旁见别人的行李箱轱辘坏掉时,会习惯问句“咋啦?我送你走吧。”

  屡遭黑摩的挤对

  “喂,去美国咋走啊?”这是高维峰听过最讽刺的话。在地铁站坚守两年来,高维峰常常遭到不理解和明嘲暗讽。

  起初,地铁站附近的摩的师傅以为他是骗子,有乘客问路时,便指着“雷锋行动”的招牌说,“你一个外地人,又没工作,坐车不要钱,谁信啊!”

  高维峰并没发火,他知道争论只会带来更多麻烦,毕竟自己的指路和免费送人会影响到别人的收入,触及司机们的神经。某日,有一对年轻夫妇想体验一下高维峰的三轮车,去附近的创意生活广场。旁边的摩的司机见状突然大喊:“坐我的车,你要是坐他的车我揍你!”这对夫妇只好改乘公交车。

  “就你这破三轮,倒贴都没人坐,你该买个电动车!”一位银发摩的师傅敲打着高维峰的车嘲笑道。而高维峰清楚,如果换成电三轮,客源自然多起来,到时会更加麻烦。

  万源街地铁口的一位摩的师傅说,即使刮风下雨高维峰也不肯离开。

  “别人都以为是骗子,我都会帮忙劝说。”一位发传单的年轻男子说,与高维峰认识了两天,从怀疑到理解,每次看到有人来问路,他和高维峰都会乐开了花。

  “现在问路的人多,但只两成左右的人会上车。”高维峰说,每次将人送到目的地后,乘客会硬塞5块或10块钱,他总是默默指指牌子,转身离开。

  令高维峰感到欣慰的是,为数不多的乘客中,有一名接送过3次的“回头客”。

  居委会跟踪调查“真假”

  “我以为他要开拓第二职业。”高维峰工作的一号楼楼门长贾女士笑着说,当高维峰挂上“免费接送”牌子后,不少人担心他借社区的牌子拉黑活。小区物业和居委会特地组织了一次跟踪调查。

  “我们跟到地铁站,看见他站了两个多小时。”天华园三里居委会吕主任回忆跟踪当日的情景,车站附近的黑摩的不时朝老高投去恶狠狠的目光,周围的人几乎不理会老高。“他还把每天的经历写成故事集,看着挺有意思。”吕主任表示。

  从001到366编号,高维峰每天一进家门便在日历本上写下当天的“故事主题”,一个个短篇故事记录了他在指路过程中遇到的真人真事。为了不忘记故事,高维峰连续花了数个夜晚整理出他第一本短篇故事集“读我366个故事,送您366个祝福”。

  “于细微处见伟大,这是从骨子里透出的品质。”鹿鸣苑小区的保安李队长这样评价高维峰,每天早晨7点上完夜班,高维峰吃过早饭便直接奔向地铁站。“同事们都很不理解老高,他就下午能睡会儿,但工作做得很好。”

  此外,有同事离开时,高维峰会蹬着自己的三轮帮同事搬家,有时也帮着社区食堂拉菜。保安工作流动性很大,平时不多语的高维峰少有交心的朋友。李队长说,高维峰的行为获得许多人敬佩。

  鹿鸣苑是个老小区,居民多为老人和孩子,来往的车也较多。“老高常常帮老人孩子过马路,很自然的举手之劳,但有时抱了马路边的小孩也会被当成坏人挨骂。”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有些为高维峰抱不平。

百安鼎盛

Baiandingsheng

百安雇佣

Baianguyong

会员服务

Huiyuanfuwu

AHE成员

Baianchengyuan

其他服务

Qitafu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