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安鼎盛! 全国热线:4000125992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安内讯
百安内讯

百安内讯

太原尖草坪区一刑满释放人员开赌场,保安带枪

时间:2015-05-12 08:36:39 点击:

 

 

 

被破坏的农家乐前后对比图

刘勇在倾家荡产后的全家福(病床上为刘勇哥哥刘强,已去世)

5月10日山西消息 2015年5月7日,山西太原一位名叫刘勇的饭店老板赶到北京,称山西太原一批官员害得自己倾家荡产。

刘勇告诉记者,自己是湖南人,与当地水务局签订了合同期为15年的租赁合同,用来发展农家乐饭庄,岂料经营一年半后,便遭到水务局及当地黑社会干扰破坏导致饭庄无法继续经营,直接投资损失382万元人民币,营业损失超过600万元人民币。刘勇多方奔走申诉,市委书记批示过两次,至今却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

农家乐被强拆 所长称黑社会太强无法控制局面

刘勇称,自己饭庄位于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区柴村街道办事处芮城村,用地是与尖草坪区水务局签订了租赁合同,自2010年4月签下合同花了300多万装修后,恶梦就开始了。

水务局公务员大留扬灌站站长刘怀武见租赁区内有大片“空地”,便在租赁区内随处种菜,遭刘勇阻止后,经水务局长协调,刘勇赔偿1500元“破坏菜地”的费用了事。不久,刘怀武又将刘勇租赁区内的7亩河塘又租给他人种植荷花,刘勇见来者不善,也没作计较。

2011年底,时任水务局长郑庆华和芮城村村主任李建军带着商家,称要以180万的价格将土地租赁权买走,刘勇见对方均势大压人,便同意了。对方又提出以一辆无牌无证的走私奔驰商务车和一张白条将地换走,遭刘勇坚决拒绝,对方悻悻而去。自2012年6月13日始,刘勇的饭庄便被断电断水无法继续经营,最后被迫解散30余员工。

2013年5月10日,李建军指使他人用铲车推倒租赁地围墙60余米。并且垃圾堵住农家乐大门。

2013年6月10日晚,李建军指使一百多名手持刀具的人员,以“村办企业芮城村水泥搅拌站建设需要修路”的名义强行推倒农家乐围墙30余米,刘勇见势连忙报警,尖草坪区柴村派出所所长王永江对刘勇说:“李小军(李建军的小名)是太原的大黑社会,今天来的人还是少的,他能够调动1000多人,我们警力有限,无法控制局面。”王所长还告诉刘勇:今天来的一百多推墙的人那只是第一批,村口还有七八台车等着,车里人“都是带了刀的”。

围墙推倒后,芮城村水泥搅拌站施工人员直接住进饭庄员工住房,开始在农家乐园区中间挖土修路,势单力薄的刘勇只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花钱花心血建立起来的饭庄毁于一旦。被拆毁房屋里的液晶彩电、电脑、空调被洗劫一空,报案至今没人立案。记者从刘勇提供的视频里看到,前来扒房扒围墙的人员声势浩大,现场十分混乱。

围墙被拆第五天,李建军要刘勇去当地金昌盛豪门歌厅“唱歌”,刘勇和李建军到了歌厅后,李建军一通电话,柴村派出所所长王永江,水务局芮城大留扬灌溉站站长李静涛,柴村街道办事处主任姚新顺等应声而到。

刘勇对记者说:当时来人里有一个身高175全身纹身的光头男子,李建军介绍说“这是我拜把子老大”,纹身男便对刘勇打招呼说:“你是小军(李建军)的兄弟啊,也就是我的兄弟!”,王永江坐了半个小时称要陪副局长唱歌便走了。李建军便叫了一个小姐。李静涛、姚新顺便每人手搂一个小姐开始摸摸唱,小姐口中嗲声“老公老公”叫个不停。

“李建军这样搞,是在我面前耍威风:看,这些管事的领导都是我的人,你能咋的?”,刘勇事后这样理解李建军请他唱歌的动机。

自己农家乐饭庄被彻底破坏后,刘勇开始给领导写信,2014年9月份,省政府李小鹏办公室给刘勇回话,称区里将成立专案组来调查此事,专案组调查后,尽管市委书记吴政隆批示了两次,区公安分局郝副局长给了刘勇一个出人意料的答复:农家乐围墙倒塌系货车不小心撞倒路边电线杆所致;所谓黑社会都是村里村民。刘勇辩解,郝局长说:你说那些人是黑社会?你把这些人叫到我面前,我就相信!

就这样,刘勇农家乐被破坏调查组以“电线杆被车撞倒砸塌30米围墙”为结论收场。

刑满释放人员开赌场 警察提枪守门

为了解事实真相,记者展开匿名调查,得到的情况触目惊心。

记者在天涯论坛发现一篇“太原有如此黑社会村长”,围绕网贴内容记者向当地村民电话暗访。一村民在不知记者身份的情况下称,李建军是刑满释放人员,三次被抓,第一次因为强奸妇女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第二次被抓是因为聚众赌博被刑事拘留后被取保候审,第三次被抓是因为寻衅滋事被关十余天。村民称:李建军经常打架伤人,村里很多人被他打伤;喜欢调戏妇女,多次被告发后用钱摆平;其亿万家财多是开赌场所得。值得一提的是,李建军因强奸判刑,强奸的女青年是当时尖草坪区一位区领导的亲侄女,该村民称“三马虎(太原黑社会,已伏法)18岁敢用斧头杀人,李建军19岁敢强奸区长侄女,两人都是狠角色!”

多名村民称芮城村前村长李海明了解李建军内情,但李海明在记者表明身份后拒绝采访,在与同村人闲聊中,李海明却对李建军表示了极大的愤慨。李海明透露,李建军坐过牢,李海明还去探过监;2011年12月竞选村主任,因李海明支持李建军的竟选对手苏小兵,被李建军叫人围困在自家院子一个星期没出门。李海明称“报警三百多次都没有用”。李海明还称,李建军当时为获得村民人心,竞选期间请全村人无论老少在福都酒店(现更名为八大碗酒店)和柴村四川饭店吃流水席吃了几天,“村里人谁想吃谁就去吃”,仅这一项花费约30万人民币左右。

采访当天晚上,记者接到一匿名电话,打电话男子自称曾是李建军朋友,因看不惯李建军横行乡里愿意匿名举报。该男子称,大概在2001年左右,在柴村开赌博场子的村民傅肆宝与当时被称为赌场老大的李拴福因为互抢生意闹矛盾,傅肆宝指使李建军、马二货、李三毛(其父是柴村乡政府公务员)拿刀将李拴福至少六根手指砍落在地,砍完人后三人外逃,后用30万将李拴福封口,此事不了了之。

男子告诉记者,李拴福手指被砍断后送到医院接上,现在手上有伤疤。“李拴福被砍一事,只要一调查,一定能查出真相,李拴福的手指就是现在芮城村村主任李建军带头砍的。李建军殴打村民是常事,只要将李建军限制调查,并保证不泄露举报人信息,起码会有几十个被打村民前来举报!村民不愿意接受采访,就是害怕没告倒李建军反被李建军报复!”

形容李建军的“能量”,男子举了一个例子,2012年李建军父亲去世摆酒席,太原各路知名人士驱车前来吃饭送葬,把芮城村的路堵得水泄不通,最后不得不叫交警维护交通秩序。“前来参加葬礼的不乏市府要员,有厅以上官员。“

住在李建军开的新银百合洗浴中心附近的一村民说,李建军的这个洗浴中心就是“明场”(公开开的赌场),洗浴中心的全称是“新银合洗浴服务部”,法人代表的名称是李建军老婆李金访。有几个老板在里面输了上千万。

这位村民在电话里称,李建军在当地势力极大,竟然有警察提枪当他赌场的安保人员:“当时有个死逼货胖子,拿着个五连发,给他看着场子……”,记者追问这个胖子是不是赵俊义(网贴里提到的民警),该村民作出了肯定的回答。

因事态重大,记者又多方求证,太原公安里的确有一个叫赵俊义的警察,“五连发”是当地人对警用手枪的别称,更有知情人士提供信息称,赵俊义所带手枪是警用六四手枪,其持枪经常在李建军的赌场里晃荡,时不时还将手枪拔出来放在桌子上亮相。

一位见过赵俊义挎枪守赌场的知情人士称,赵俊义原是中学一体育老师,调到柴村派出所当警察,后又到尖草坪公安分局看守所,干了几年又到了该局治安大队,现在该局干了巡警。“赵俊义肯定是正式警察,在赌场挎枪帮李建军看场子,这事儿包括局里的人都知道。他的枪是真枪,可不是吓唬人的假家伙,李建军能调动警察持枪为他看守赌场,据说他的赌场有当地分局领导参与分红!”

视频录下围墙被人强拆,调查结论称“围墙被电线杆砸倒”

因赌博捞得巨额财富的李建军,被村民举报称“家中豪车数辆,价值上千万元”,“非法收入至少达1亿元以上”。有自称村民的网友在网上提供单据称李建军的豪车一般不用自己姓名登记,分别为晋AE5XX白色英菲尼迪,价值200万,车主为李建斌(李建军亲弟弟);晋A4J9XX黑色奔驰S300,价值140万,车主为王强(李建军妹夫);晋AKMXXX白色X5,价值140万,车主为李金访(李建军老婆),只有一辆价值一般的晋AHXXXX银色本田奥德赛归李建军名下。

“这是我们所知道李建军的豪车,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没找出来。一个村主任,有这么多钱正常吗?他能说明这些财产的合法来源吗?假如是做生意,做的是什么生意?”

5月7日下午,记者拨通芮城村村主任李建军电话,面对网贴和村民的举报,李建军承认自己在“19岁时犯了强奸罪被判过刑”,自己有两台车,自己一辆老婆一辆,分别是宝马X5与英菲尼迪。对于选举期间请村民吃饭一事,李建军称是“吃了”,“自己掏的钱”,请吃饭是当地“风俗”。

对于刘勇所说叫领导请小姐唱歌及派人推倒农家乐围墙的事,李建军给予了否认,李建军称,刘勇农家乐是合同纠纷,组织已经将事情调查清楚,有文件证明,围墙倒塌是货车撞倒电线杆撞击围墙所致。刘勇还在网上举报过自己,但自己不予计较。

记者又拨通时任刘勇农家乐案件专案组负责人尖草坪区纪委书记王春龙手机,王春龙称,这是刘勇与村里的事,区里只是对他的困难给予帮助,具体纠纷要找村里了解。

在调查过程中,涉事人李静涛、姚新顺拒不接手机;柴头村派出所所长王永江在接通电话后,记者问及认不认识一个叫刘勇的上访户,王永江扔下一句“不认识”便挂了电话。记者多次拨打尖草坪区区委书记郭建发尾号为003的手机号码,除了听到刘德华《回家》的手机设置铃声外,始终没有听到郭书记本人的声音。

刘勇对记者说,村主任李建军勾结官员拆我全家心血建成的农家乐,我有视频证明,区里竟然以“电线杆砸倒围墙”为结论欲了结此案,并且得到区委书记的认同。我请区里郭建发书记演示用一根电线杆砸倒100米围墙给大家开开眼?李建军在当地恶行累累,一个强奸犯是怎么取得村民信任组织信任当上村委会主任?李建军开赌场竟然请来警察为他当保镖,公权力被辱没到何等不堪!李建军那豪车那豪宅从哪里来?一掷千金的豪气,以及召唤公职人员的底气又从哪里来?

刘勇还告诉记者,自己因为农家乐被破坏而倾家荡产,亲哥哥刘强在维权过程中病死,母亲受不了打击而患上精神分裂症。

“我已家破人亡,就不怕与李建军等一干害群之马干到底!干坏事迟早要还!”刘勇斩钉截铁地说。(记者李强)

百安鼎盛

Baiandingsheng

百安雇佣

Baianguyong

会员服务

Huiyuanfuwu

AHE成员

Baianchengyuan

其他服务

Qitafuwu